粤港澳大湾区精准医学研究院

GREATER BAY AREA INSTITUTE OF PRECISION MEDICINE

科学研究

SCIENTIFIC RESEARCH

科研动态Cell 周鹏/石正丽/胡艳玲/童贻刚/林鑫华合作发现穿山甲作为蝙蝠病毒跨种的中间及适应性宿主的证据


发布日期:2023-03-07 11:19:53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6187

    21世纪以来,冠状病毒曾引发SARS疫情、MERS及新冠疫情暴发,给全球公共卫生和经济社会造成重大威胁,而该类病毒是否可能造成下一次大流行也是科学界广泛讨论的议题。据认为,蝙蝠是多种高致病性病毒的自然宿主,其中即包含SARS和新冠病毒的祖先病毒。相对的是,蝙蝠长期携带病毒并跨种传播的机制研究尚不明确,但该问题的回答可有效降低未来蝙蝠源冠状病毒暴发对人类社会的威胁。
    2023年2月1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广州实验室周鹏、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北京化工大学童贻刚,复旦大学林鑫华合作在Cell上发表了文章A bat MERS-like coronavirus circulates in pangolins and utilizes human DPP4 and host proteases for cell entry,发现了穿山甲作为蝙蝠病毒跨种的中间及适应性宿主的证据。即穿山甲中流行着一种曾经只在蝙蝠中流行的HKU4相关冠状病毒。与蝙蝠HKU4病毒不同,该穿山甲病毒(MjHKU4r-CoV)有更强的人DPP4受体结合能力,并拥有一个蝙蝠病毒上不含有的福林酶切割位点,从而使之更适应人细胞的入侵和复制。通过细胞、类器官和动物模型,该研究证实该病毒可以潜在感染人并具备人群传播的风险。作为一个被频繁走私的物种,穿山甲极可能从生态学和病毒学上促进了蝙蝠冠状病毒对人群的跨种感染。

   总之,穿山甲等动物则对于跨种传播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可能充当了中间宿主或适应性宿主的角色。这些动物包含了与人类接触密切的家养或野生动物,如HKU2传播至养殖猪、HKU8至养骆驼、HKU4到走私的穿山甲等(以往研究)。而这些跨种机制的解析暗示了蝙蝠冠状病毒跨种的潜在传播途径。

 

原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3.01.019

粤港澳大湾区精准医学研究院

GREATER BAY AREA INSTITUTE OF PRECISION MEDICINE

版权所有© 粤港澳大湾区精准医学研究院    粤ICP备2021038868号   粤公网安备 44011502000710号